追蹤
*★ 夏天的小夏 ★*
關於部落格
  • 510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[心得] 電影《父後七日》觀後

終於得空可以看《父後七日》。

先謝謝導演拍了這部電影,讓我藉此得以認識幾位好演員!例如劇中演出道士一角的吳朋奉,演出女主角的父親演員太保,這幾位的演技真的是只有讚嘆啊!

《父後七日》之所以吸引我想看的原因在於題材觸及台灣傳統喪葬文化,以及父子間,特別是父女間情感的描寫。事實上,我個人對於喪葬場合是害怕的,一旦提到喪葬,腦中浮現的會是昏黃、暗的色調,除了一定會有的棺材,還有就是擺立在靈堂的童男童女像,這樣的印象使中在我腦中揮之不去,特別是童男童女更是讓我感到害怕!

也因此,觀賞這類觸及生死、有屍體、喪葬畫面的影片,總是讓我一再思考:是否真的要看?

但觀後,我卻對此部中所拍攝的喪葬畫面沒有太大的驚嚇感。許是導演不大將畫面運用在拍攝屍體,雖無法避免拍攝到棺材、電子花車、靈堂、童男童女等,但因為色調與掌鏡方式的運用,看起來便不那麼令人悚然。

電影一開始就是道士(師公)阿義踩著道士作法的走步,接著一通通知電話展開了電影,女主角父親因病去世,慢慢地拉出了許多角色。

阿義的女朋友阿琴,也是喪葬業者,不過他婚喪喜慶都能表演,喪禮中是孝女白琴,喜慶則是穿著性感火辣的表演者。而當他出任務當"孝女"時,一段對話很能表現出台灣喪葬文化的特色:

阿琴,麥威啊啦,但幾哩嗎細笱氣(叫阿琴去當孝女不用化妝了,反正哭了還不是糊掉,白畫)

但阿琴回答:吼,挖專業ㄟ捏,靠無目屎ㄟ啦 (我專業的,哭都沒眼淚的)

然後阿琴這場哭完,緊接著又問下一場在哪裡?

這段對話對於家中曾辦過喪事且請過孝女的人來說,肯定不陌生!

真的就是台灣喪葬文化的一環,而阿琴婚喪喜慶都包,也昭示著台灣這樣的文化,無論是花圈、電子花車都是。

道士阿義也是傳統台灣喪葬文化中不可缺少的角色,吳朋奉將這個角色演的相當自然,活脫就是道士!且對白口條自然、情緒收放自如;太保的父親雖然一出場就死了,但一再出現在女主角的回憶中,這父親的形象特質很大地重疊到中下階層家庭的父親形象,他無文質樸,用心拼生活,講講笑話,不直接說愛卻用行動將愛表現出來,例如,女主角出外工作後回去,他正在夜市擺攤,也抽空過來找女兒,說要請一樣是在夜市擺攤賣牛排的朋友做一份給女兒,以及揪了女兒回攤位唱歌(因他賣的是卡拉ok唱片)時,看女兒沒穿輕鬆一點的鞋,也是二話不說把自己腳上踩的藍白拖直接給女兒穿,自己打赤腳,這父親只是市井小民,但看得出處處疼惜女兒,電影中成功地傳達出父親與女兒的互動時那種特別的情感。

然而,在整部看完後,我卻覺得可惜了這部電影。

演員表現可圈可點,導演拍攝以及回憶等等穿插算是流暢,可是卻沒有好好地觸及,總是輕輕一碰,便又離開了。

例如,女主角的姑姑年輕時曾與阿義有過一段情,導演用了搞笑式的旁白+回憶交代,然而就是交代。

再如,一場阿義與女主角表弟夜晚的談話,那首台語詩:挖幹天幹地幹社會,且不只念一次。夜晚的鄉野田邊,只有兩個人的對話,年輕人纏著長一輩的人問東問西,而道士阿義在片中時部時透露出一股壓抑情懷,再加上這首這麼幹的詩出現,但也就只是唸完,而後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在田埂上,鏡頭拍著兩人被影,慢慢收結。

究竟這樣的安排想交代什麼?

導演似乎想藉此透露道士阿義心中的無奈不平與壓抑,雖是傳達了,卻也只是這樣,沒有任何深入。或許該與他年輕時與女主角姑姑為開花的那段情對照來看,但是仍是單薄啊。

而,兒子對父親的感情也是。

一場表弟採訪表哥,訪問他對於父親的死,心情如何?

兒子原本態度輕鬆,卻瞬間面露哭容,又想壓抑,硬是將表弟支走,而後與自己的妹妹(女主角)兩人單獨的對話,又帶不出情感,總是有些莫名。

人死了,就送出去,看是燒化還是土葬。

對逝去的人,還活著的人看到的就是這樣,喪禮是送亡者的最後,然而還有未亡之人的心情,究竟是如何?

片中,女主角因為傳統喪葬法式需要,時辰到就必須跟著道士叫喚,讓她哭就哭,不哭就不哭,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是要哭還是不哭,到了最後整個儀式完成,女主角卻自述自己常常忘記父親已逝的事實。

無法接受所以忘記?因為想走出傷痛所以忘記?

這不得而知,然而人在瞬間接到這樣強烈的變動時,真的很可能是這樣的。

心情彷彿是在實與虛之間擺盪,是的,所有喪是該做的一一處理,十分妥當,然而一切卻又像夢一般,不真實。

或許,《父後七日》最後留下的只是呈現台灣傳統喪葬文化,以及女兒對父親的感情吧?其他的只有演員精湛演技所留下的。

以上,短而雜亂的心得。

突然想到,小護士那段也是來的莫名其妙啊...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